1
0
0
食記 (1)
可能是和舊空間相同的、熟悉的黑膠唱片樂音悠揚,在這個第一次踏進的場域裡,意外地令人感到安穩。位在松山文創園區裡、閱樂書店後方長廊,菸花《Op.118.2》在農曆年前開始營運,為從前延吉街上的一席主理人小高哥策畫的新空間。不說是回歸,因為一席早已開枝散葉地留存在大家的回憶裡;嶄新的菸花《Op.118.2》正要開始綻放出不同的姿態。或許圓潤的樂曲和咖啡依舊、相聚的歡快和親切依舊,但這新的篇章,不免讓人更加期待,在這帶些魔幻氣質的空間裡,在未來會有什麼樣的故事繼續發生。文:甩甩20210215慢慢開始走進一些不熟悉的咖啡店,大抵是因著時不時能聽見一些趣聞軼事,這些趣事隨著時間一久,幾乎可以成為鄉野傳說;走進這些咖啡店、認識一些流傳裡被提及的人,之於我,就像參與並親眼目睹那些傳說的過程,而這樣的過程讓我越來越著迷。從前在延吉街尾的一席,僅有的一方座席和小高哥手中創作出的獨特康寶藍,在那小小的兩坪空間裡,讓許多人感受到獨一無二的魔幻時刻;在 2020 年初的時候結束營業,最後一天營業日如同一場小型的嘉年華,眾人在歡騰的氣氛下送走一席,知道這一別必會再相見,所以無須太過感傷。那一夜的熱鬧在結束之後更是幾乎成為傳說,而我沒參與到太多一席的腳步,僅匆匆喝過一杯康寶藍,往後便在小高哥將康寶藍「秘笈」傳授給幾間好友咖啡館之後,追隨曾經的傳說延續。小高哥在好好休息了一陣之後,並沒有讓大家等太久,在農曆年間便帶著菸花《Op.118.2》和熟悉的朋友們見面。在松山文創園區裡的閱樂書店,是從前松山菸廠時的育嬰室,為台北文化局登錄之歷史建物;2013 年戲劇拍攝後,便以戲劇裡的身分「閱樂書店」實地營運。※註1 從前來到松山文創園區時,僅覺得在生態池旁的淡綠色古建築很有自己的味道,在綠蔭襯托下顯得特別靜謐,倒也未曾真正佇足過。這回因著菸花《Op.118.2》常駐,位置就在閱樂書店內、後方的長廊裡,這也才第一次踏進了閱樂書店,書店內空間也結合了咖啡廳的座位,環境井然氛圍閒適。踅了一圈之後來到菸花《Op.118.2》的通道門前,稍微查看了飲料單之後,小高哥來到我身邊,簡短地介紹著:「我們是新開的咖啡廳,今天正好是開幕活動的最後一天,只要在閱樂書店購買一本書,就可以來換取一杯咖啡喔!」正好讓我有個好理由,將之前還沒入手的書籍順道買起來。遲到的友人從我背後登場,原來長廊的另一頭還有個獨立的出入口,友人正是從另一頭走來。我們這才來到菸花《Op.118.2》的吧檯桌前,好好地斟酌。隱身在長廊的菸花《Op.118.2》莫名地讓我有種九又四分之三月台的感覺:分明足夠顯眼、卻也極其隱密,而長廊成了藏身的夾層,吧檯後的風景及咖啡香,只為了那些似乎查覺到些什麼、因而停留的人們。吧檯桌前有著和建物相同的淡綠色木門,稍微被掩著的吧檯,第一眼只看得見美麗的吊燈,添了不少神秘感。點餐時才細細看看好友 老小姐與柯柯 大力稱讚的吧檯,反射著的黑色玻璃桌面、裝飾銅片、和建物本身毫無違和的淡綠色木板,都讓菸花《Op.118.2》似乎長久以來一直都在這個位置。工作區的櫃子上可以看見運作著的黑膠唱片機,都是小高哥的收藏,這讓我想起當初的一席,渾厚圓潤的音色,似乎正是成就空間氣質的一環;長廊中間放了兩張教堂椅,椅子選得真好,同樣像是長久存在於此,寧靜沉穩。我們到訪的時候教堂椅有其他客人,於是在詢問小高哥之後,先是在吧檯稍微拍攝了幾張照片,爾後雅玲姐協助我們到了屋外的長椅,在簷下和樹蔭下喝著咖啡吃著甜點,舒服極了。 冰咖啡 $250/白蘭冰茶 $300/咖啡生乳捲 $150/生巧克力 $130到訪的日子是試營運的第三天,飲料單上有提供的品項並不多,但都是有著各自特色的飲品;除了咖啡之外,也有提供茶酒、以及無酒精白/紅葡萄酒。不得不提及活版印刷的飲料單.在厚實紙板上的凹陷,真是美極了。因著當天的活動,買了書於是換了一杯冰咖啡,是我特別喜歡的深焙咖啡。或許是近年的流行趨勢所致,在一些新的咖啡店能喝見的大多是偏中焙及淺焙的咖啡,即便難得喝到深焙,也容易顯得刺口或風味盡失;所幸近來又慢慢地發現一些極為符合自己喜好的店家,能夠喝上一杯香醇順口的深焙咖啡。菸花《Op.118.2》提供的冰咖啡不因製作成冰飲而失去厚度或香氣,厚實、圓潤、順口,好喝極了。好友點的白蘭冰茶沒有太多酒感,入口較多的是淡淡的花香、以及隨之而來的柑橘香氣,在嘴裡的香氣堆疊十分迷人。※未成年請勿飲酒※※開車不喝酒 請指定安全駕駛※開幕時也幸運遇見了好久不見、最喜歡的 TA SWEET 提供的咖啡生乳捲,柔軟香甜依舊;還有巧克哈克提供的生巧克力,化口感和滑順度都好讓人著迷。--後來室內教堂椅上的客人離開了,我們再換回了室內,啜著白蘭冰茶,友人忍不住說了一句:「黑膠出來的聲音就是不一樣啊。」是啊,音色真美。但當時還沒意識到這麼多,直到想要撰文的當下,才問了和小高哥熟識的友人,關於「菸花」後面《Op.118.2》的含意,這才後知後覺得知,原來是布拉姆斯的樂曲。 繼續閱讀
(以上食記乃用戶個人意見,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。)